新闻动态 首页新闻中心新闻动态
【研发】2015中日新药对比:借鉴日本经验,画中国药物创新路线图

时间:2016-08-22

【转载 出处:医药经济报】

与欧美相比,日本的药物创新经验或许更适合于我国。笔者比较了2015年中国与日本的新药情况,并研究日本创新药经验,寻找适合中国的新药创制路径。

 

今年3月CFDA发布的关于《普通口服固体制剂参比制剂选择和确定指导原则》等3个技术指导原则的通告,将“在欧盟、美国、日本获准上市并获得参比制剂地位的仿制药”定义为国际公认的同种药物,并将与原研药并列作为国内一致性评价的参比制剂。这是近邻日本首次被放在与欧美药品一个水平线,作为被仿制的范本。

 

日本:持续高研发投入,带来良好回报

作为传统的制药强国,日本拥有不少有影响力的世界级制药企业。制药经理人每年评出的全球制药企业50强榜单中,日本企业多年来常驻于此,2015年有8家企业入选50强,与2014年齐平,数量占到16%。虽然日本制药的龙头企业武田的排位下降了一位,但从处方药销售和研发投入占比来看,与2014年基本持平,日本企业分别占到50强企业的8.1%和9.9%。从日本企业研发投入占其处方药销售额的比例来看,除安斯泰来占比不足18%,其余6家企业的占比均高于20%,最高是卫材的26.7%。

持续高额的研发投入为日本企业带来了良好的回报,如在国内市场畅销的亮丙瑞林(商品名:抑那通)就是武田的原研产品,目前在80多个国家上市,是前列腺癌治疗的金标准。

日企创新药的获得不仅来自自主研发,并购也是一条经典之路。武田2008年以88亿美元收购拥有重磅抗癌药万珂(硼替佐米)的美国生物技术公司千禧制药堪称经典,作为全球首个以蛋白质酶体为标靶的癌症用药,万珂为武田赚得盆满钵满,2015年其销售额高达1527亿日元。

 

治疗精神疾病药物Abilify(阿立哌唑)是日本大冢的原研药,它是全球最畅销的精神疾病类药物,其销售峰值在2013年达5757亿日元。

 

当然还有眼下最热门的PD-1抑制剂OPDIVO,于2014年7月在日本率先获得批准,它是日本小野制药与Medarex公司合作开发的用于黑色素瘤的药物,施贵宝收购Medarex后,OPDIVO由小野和施贵宝共同开发市场。像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

 

不久前《医药经济报》微信推送的“全球在研新药2016全解析”的文章显示,上述日本企业2016年的在研项目数量大多高于去年,凸显对后市的信心。

 

持续的投入获得了持续的新药上市,从2015年日本获批药物信息来看,全年共有105条审批信息,其中新的批准信息49条,包括新活性成分药物33个,除外企或外企在日本的分公司所有的药物外,日本本土企业占据16个,其中包括为应对其畅销药专利到期后卫材雄心勃勃打造的甲状腺癌药物lenvatinib。卫材的lenvatinib在3月获日本批准,而在1个月前FDA已批准拥有孤儿药及优先审评身份的LENVIMA(lenvatinib)上市。卫材预测lenvatinib的年销售额峰值将达到10亿美元之多,成为公司新的“摇钱树”。

 

在2015年的审批药物中,我们还可以看到其他重要信息。如在105条信息中,含有24个药物具有孤儿药称号,其中12个为新活性成分药物所有,其他为新组合药物或新适应症等;此外还涉及获得加快审评资格药物4个,获得优先审评资格药物6个。

在众多的审批信息中,除去获批新活性成分外,增加适应症及剂量的信息占据了不少篇幅,其他还有新的药物组合以及新剂型等信息。

治疗类别方面,获批信息最多的是治疗肿瘤类药物,有22项;其次为抗菌药抗病毒类药,其中Ozenoxacin引人关注,它是目前较为流行的一种新型无氟喹诺酮抗菌药,具有广谱抗菌活性。今年5月27日CFDA也批准了浙江医药新昌制药厂的1.1类新药苹果酸奈诺沙星,它同属无氟喹诺酮抗菌药,对多种耐药细菌如耐甲氧西林金黄色葡萄球菌、耐喹诺酮类金黄色葡萄球菌、耐喹诺酮类肺炎链球菌有效。

中国:出台多项影响深远的政策,缩小差距

在国内,2015年企业共获得342个药物批文,其中制剂批文266个,原料药批文76个。涉及138个品种,包含多种剂型及规格;其中化药93种、中药26种、生物药(包括检测试剂盒)19种。中药获批文最多的品种为乳癖舒片,共计13个,同为临床用于乳腺增生及乳腺炎的品种,13家企业的规格从每片重0.4g至0.52g不等。化药和生物药的品种批文集中度则相对小很多。

2015年获批的原研创新药数量稍显尴尬,唯一值得称道的是在生物药领域。随着Sabine株脊髓灰质炎灭活疫苗、肠道病毒71型灭活疫苗等的获批,标志着国内在此领域达到了国际领先水平。但相对于近邻韩国生物药企业陆续在欧美获得全球畅销药依那西普、类克等生物仿制药批文来看,我们还存在不小差距。而在孤儿药领域,国内企业与日本企业的差距则更大。

 

在研发投入上,我们与发达经济体的差距也不小,从现有上市公司报表的数据来看,除少数企业的研发销售投入比在两位数以外,绝大多数在个位数徘徊。

 

2015年是国内启动一致性评价大年,为达到提高审评审批质量、解决注册申请积压、提高仿制药质量、鼓励研究和创制新药等,国家陆续出台对今后数年影响深远的多项政策。2015年下半年至今,数百家企业的数量众多的药品注册申请的撤回消息,彰显了政策执行的力度。

 

开弓没有回头箭,攻坚关头勇者胜。国内经过30多年的快速发展,改革已经进入深水区之际,制药行业不能再野蛮生长,劣币驱逐良币现象也应消失,消除恶性竞争、扶持有实力的企业或机构勇于创新是必然选择。

 

眼下政策已经准备妥当,相关机制和环境也已慢慢成型,作为原研和创新承载主体的企业的理念是否跟上,成为我国从制药大国向制药强国转型的关键,或许也将成为国内企业能否成为全球制药企业50强榜单成员的关键。